心情小語六

心情故事小說站所有圖片,文章皆不開放轉載,轉載必究


把 開 心 和 不 開 心 留 給 自 己
 

有 一 次,吃 飯 的 時 候 因 為 一 些 不 開 心 的 事 情 而 感 觸 起 來,
一 邊 吃 飯 一 邊 流 淚,要 狼 狽 地 用 飯 巾 抹 去 眼 淚。
身 邊 的 人 說:「 開 心 和 不 開 心 , 都 應 該 留 給 自 己。」

我 不 知 道 這 一 句 說 話,是 安 慰 還 是 教 訓 。
也 許,他 是 對 的。
開 心 的 時 候,用 不 著 向 別 人 炫 燿。
不 開 心 的 時 候,也 不 要 向 人 訴 苦。

每 個 人 都 有 自 己 的 煩 惱,
假 如 還 要 承 擔 別 人 的 煩 惱,那 便 很 可 憐 了。
有 誰 沒 有 煩 惱 呢 ?

那 天,跟 朋 友 通 電 話,我 有 些 事 情 覺 得 很 煩,
想 聽 聽 別 人 的 意 見。
他 在 辦 公 室 裡,工 作 堆 積 如 山,
我 說 了 幾 句 之 後,有 些 內 疚。
「 還 是 不 要 說 了。」 我 說。
「 你 說 吧 , 我 在 聽 。 」 他 溫 柔 地 說 。
最 後,他 給 了 我 很 寶 貴 的 意 見。

是 的,每 個 人 都 有 煩 惱。
然 而,當 我 們 聆 聽 別 人 的 煩 惱,
而 又 能 幫 助 對 方 解 決 一 些 問 題 時,
我 們 本 身 的 煩 惱,好 像 又 會 減 輕 了 一 點。

開 心 的 時 候,有 人 分 享,才 有 意 思。
不 開 心 的 時 候,有 人 安 慰,我 們 才 有 勇 氣 去 面 對。
把 開 心 和 不 開 心 都 留 給 自 己 的 人,理 智,但 孤 獨。
我 還 是 做 不 到。  


  開 心 的 時 候, 有 人 分 享, 才 有 意 思。 不 開 心 的 時 候, 有 人 安 慰, 我 們 才 有 勇 氣 去 面 對。 把 開 心 和 不 開 心 都 留 給 自 己 的 人 ,理 智,但 孤 獨。 我 還 是 做 不 到。

張 小 嫻


時 間 的 錯       
 

 在 我 們 成 長 的 過 程 裡,分 分 合 合 的 情 愛 和 友 誼,
 實 在 計 也 計 不 清。

 如 果 是 感 性 善 良、對 人 情 世 故 缺 乏 經 驗 的 人,
 會 因 自 責 而 覺 得 傷 心 不 悅。

 其 實,人 生 的 每 一 階 段、每 一 個 新 環 境,
 都 一 定 會 有 些 新 的 友 情、 新 的 事 物 來 等 我 們 去 適 應、去 面 對,
 如 果 只 是 緬 懷 往 事 而 不 願 面 對 現 實, 
 我 可 以 打 賭 你 在 失 去 舊 有 友 誼 的 同 時,
 連 新 的 友 誼 都 會 離 你 而 去 !

 試 想 當 我 們 和 一 班 朋 友 分 手 後,
 互 相 聯 絡 見 面 的 機 會 少 了 , 
 各 自 的 生 活 環 境、思 想 觀 念 都 會 有 所 不 同,
 格 格 不 入 的 感 覺 自 然 產 生。

 而 一 段 友 誼 的 結 束 並 非 你 錯 了,也 不 是 朋 友 錯 了 , 
 而 是 時 間 變 了,很 多 事 也 隨 著 時 間 而 改 變 了。

 我 們 要 學 習 的,是 在 回 憶 裡 添 上 一 筆 美 好 滿 的 句 號。
 當 以 後 回 想 起 那 些 曾 經 和 樂 相 處 的 日 子,
 也 可 慶 幸 自 己 曾 經 擁 有 如 此 多 的 友 誼 , 
 而 不 是 消 極 地 添 上 一 筆 又 一 筆 的 慨 歎,
 結 果 愉 快 的 往 事 全 被 自 己 一 筆 勾 消 ---- 那 才 是 最 悲 哀 的。
 

 

有 時 候 一 段 關 係 的 結 束,不 是 你 或 我 的 錯,而 是 時 間 上 的 錯。我 們 都 無 力 阻 止 時 間 給 事 物 帶 來 的 改 變。 所 以 我 們 該 學 懂 在 適 當 的 時 候 劃 上 句 號,不 要 給 執 著 破 壞 了 美 好 的 回 憶

梁 望 峰



春天的訊息

火車站的時鐘,正指著三點零五分。
我一個人拎起了一只小行李,懷著極端忐忑的心情,走上了這個班次的莒光號列
車。不問它來自哪裡,也不問它將往何處去,因為,這均非我此行的目的,我只是逕自
地找著第五號的座位,然後一屁股坐了下來,等著一個不能出現的奇蹟......

那是一個來自一年前的記憶,我跟他在火車上相遇,在火車上談了一段只有 七
天的戀情。車窗外一路上都是春天展露風情的身影,有滿山遍野的杜鵑、有姿態高傲的
山櫻,在燦爛奪目的綻放裡,誰會去計較凋零?正如當年我和他那只顧盛開、不懂凋
零的激情狂戀......

我永遠也忘不了與他相遇的那一年春季,由於我患了嚴重的職業倦怠症,根本
不理會總經理的糞坑臉色,硬是將全年的七天年假全請了,獨自一個人買了張車票,
想回南部老家散散心。

由於不是例假日,車上的旅客還不算擁擠,倒讓我倍感安適,而就在我愉悅地
欣賞窗外景致時,突然讓人給打斷了心思--「小姐,對不起,妳好像坐了我的位子--」
一口很道地的日語,還夾雜著些許的侷促。我一回頭,當場愣住了。因為,我沒想到
說話的竟是一個日本人,而且,還是個頗為瀟灑的日本青年,一頭及耳的直髮、穿著

一身牛仔裝、揹著相機,落拓拓的就站在我的眼前,而我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便見他

又急忙地比手畫腳一番,再拼湊些英文單字來表達他的意思。

「喔-我坐了你的位子?」我好不容易回了神,這才聽懂他的話。

「對不起,我的位子是靠窗的那一個......」他指著窗戶,試圖想要讓我了解。
「我知道、我知道,我以為這位子沒人呢!」我笑了笑,用著還不差的日語來回應著,打算起身讓位。

「妳懂日文?」他顯然很驚訝,甚至還有點興奮。
「學過一陣子,不算很流利......」雖說如此,我心裡還是挺得意的。

「我想,窗邊的位子適合妳」他示意要我坐著就好。

「這......好嗎?」我反倒客氣起來了,雖然心裡有點高興,但是臉上狐疑的表情卻寫著,

他不像是我印象中的日本男人。在我的印象中,他們不是很色,就是天殺的大男人主義。
「妳對日本人有成見?」他出人意表的問出這一句。
「啊?!」難道他懂讀心術?我不禁心虛得連虛應故事一下都忘了。

「我知道大部份人對日本男人的風評的。」他倒是一副無所謂的語氣。

「不過,你是特例......」我不待他說完,便立即插著嘴,想粉飾著我那不知好歹的偏見。

「這妳倒是說對了,我家人朋友也都說我是《特例》。」他逕自笑了起來。
「嗯?!」我滿頭霧水的盯著他,覺得他有點奇怪。

「我是個拿相機比拿聽診器多的醫生。妳好,我是伊藤俊彥......」他開始大方
的介紹自己,親切中帶著誠懇,幽默中有著謙虛,頓時讓我這個自來患有嚴重都會疏離症
的女子,體驗到了電影中才有的「邂逅」情景。
當然,我一開始並沒有怎麼去期待將會有如何浪漫的後續發現,畢竟我年紀也不小
了,早過了作夢的時候了,更何況是所謂的一見鍾情,我打死不信的,因此對他,充其
量只有做好「國民外交」的榮譽感罷了。

或許是旅行帶來的一種解脫和鬆弛,向來嚴肅的我竟然也無設防的與他侃侃而談,
一半用日語、一半用英文,再不懂就用手比,就這樣,我們從攝影談到了旅行,再從民
俗風情談到了奇聞奇景。很難想像,兩個認識還不到三個鐘頭的男女,竟然可以聊天聊
得那麼開心,那彷彿就是前世的友誼,就等著一見面來延續。

「這麼說,這趟是你的收心之旅囉?」我問。原來,他答應了家裡的要求,在完成
這一趟攝影之旅後,他就收心回去當個好醫生,並且完成父母期待已久的婚禮。
「是啊!所以這一次對我更是別具意義,很幸運能遇見妳......」他說著說著,突
然間眼中閃過一絲我不太懂的神情。 不過,我也沒有在意,只當他是客氣而已。

這時,車上廣播剛好傳來列車停靠台中,離我的目的地還有一大段距離。火車停了又開,

而我則是一直專心於與他的談話,那像是一種魔力,讓人不自禁地滔滔
不絕,沉浸在相互的交流裡而欲罷不能。殊不知這也是一種陷阱,讓這樣的偶遇結
上了不該結的蜘蛛網,讓分離有了牽絆,而擄獲的則是我和他誤入的心。我開始有點遺
憾,為什麼這趟火車只有短短的幾個小時而已?

「你在哪一站下車?」我一問出口,就感到心中有些許難捨的感受。

「台中。」他停頓了一下才回答我。
「什麼?那你坐過頭了!」我幾乎是跳了起來說著。

「我知道。」他像老僧入定般沉著。
「那你為什麼不下車?」

「因為......我很想跟你繼續聊下去......」原來不捨的,不止我一人!莫非春日的

生機不止草木而已?火車還在往南台灣的軌道中疾駛,我們的異國友誼已然萌芽。

而我原本以為,在我下車的那個月台就是一切歸零的起點,在彼此微笑揮別
後,終將走入不同的世界。然而,我忽略了春天氣味會帶來的情思蠢動,它讓我在與他
告別後,無法漠視心頭的百轉滋味。終於,火車還是到站了,因為萍水相逢,除了一句
「一路順風」之外,怎麼說都彷彿是造作,所以,我還是笑著走下車,然後佇立在月
台,靜靜看著火車載著他緩緩離去。

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跳了起來,抓起了隨身的行囊以令我錯愕的方式
朝著車門方向跑來。他要做什麼?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見他一個俐落跳下車,然後喘吁
吁地跑向我,對著我說:「能不能當我一日的導遊,陪我拜訪這裡的風景?」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一段交集。而我始終沒有退路,因為打從他跳下車的那一剎那,
美麗的錯誤已然成形,而情不自禁則是我和他不變的契合......
 

我們開始用著一種曖昧不明、似有若無的方法來進行著這趟春日之旅。
不管是在那裡,他相機裡的焦點都有我的參與,赤崁樓也好、安平古堡也好,他說,
這些風景有我才有意義。
「不行,我怕我會破壞風景......」我總是調皮著想閃躲著他的相機,不過愈閃躲,他照得越起勁。
「誰說的,妳可是天下第一大美女。」他連奉承都讓人不得不信以為真。

「你對每個模特兒都這麼說吧!」我打趣地回應。
不料,他卻出乎意外的沉寂,過了好一會兒才正經八百地對我嚴正聲明:「我
從來只照風景,除了妳--」除了妳?就為了他這一句,我放棄了回老家的假期,主動提
議陪他尋著各處的名勝古蹟。為什麼?我自已也無法釐清,我只知道此刻如果掉頭而去,

日後我將會為此懊惱不已。

伊藤俊彥是個天生的藝術家,任何微細的事物都能在他的詮釋下突顯性情,即
使是一塊碎片,在他的鏡頭下都有種殘缺的美麗。
你喜歡這種表現方式?」我撿起碎片,覺得這是否預言著我日後的心情。
「有時候,有點遺憾反而容易讓人終身難忘。」他說。「這理
論可以成立,不過,一旦落實在現實生活,就無法像說說那麼無關緊要......」
「妳相信王子公主美夢成真的那種故事?」他問我的樣子很正經。
「不相信,不過,那的確是我努力的夢想之一。」我也嚴肅地回應。「夢想?!」
突然間,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語,而征忡的眼神,飄到了我看不到他心思的地方。我知
道,他一定是想到了回日本後的事情。不過,體貼的他,還是沒讓這等的情緒影響了心
情,他說,我們時間不多,不該浪費在煩惱裡!因此,我們結束兩天一夜的府城之旅,

搭乘火車來到了中部。

這天不知道是什麼好日子,打從我們下了車站開始,敲鑼打鼓的車就一直不

停,而他非常的好奇,硬是沿街追著拍攝取景,也不管人家願不願意。
「喂-伊藤俊彥,你要注意啊,不要隨便拍......」我好心提醒。「放心啦!反正我
會說恭喜,客氣一點就沒關係啦!」他倒是自信滿滿。說著說著,一轉眼的工夫,他就
失了蹤影,我自然知道他又佇足在哪一個車陣中忙著他的事情,只不過,這一次他還真
讓我嚇出心臟病,因為,就在我專注在櫥窗的那套春裝時,他不知從哪裡冒出來,還死
命的抓了我的手,就往路旁的巷口衝去,而後面則追來幾個人影。就這樣,我莫明奇妙
地隨著他跑個不停,一直到我跑不動才停下休息--

「發生什麼事啦?」我是上氣不接下氣的問。
「我也不清楚啊--」他說,他沒看過這麼熱鬧的娶親,不但敲鑼,還吹喇叭彈電子
琴,所以他著實想拍些相片回去,順便跟他說聲恭喜,怎知這家人不但不領情,
還追著他吼叫不停。
他一說完,我愣了幾秒,然後足足大笑了五分鐘。我這才想起,日本的傳統婚禮就
是全白色系,而他會誤認,則是那些電子花車過於熱鬧所引起的。
「妳愛笑就笑吧!反正,能這樣牽著你的手都行。」他突如其來的輕輕細語,才讓
我驚覺到,原來,我們的手已握在一起,那像是一種無言的牽繫,注定牽過之後,

就此心心相許......

這一晚,我和他之間的氣氛變得不同以往,帶點兒詭譎、帶點兒挑釁,雖然如同
幾天來的情景,他每晚總會來到我的房間聊天看電視,再討論著明天要去的風景區。

然而今晚,他卻顯得漫不經心,不是看我看得呆呆愣愣的,就是一個人躲在一旁不知
在笑個什麼勁。「好啦!你該回去睡覺了。」我將他推出了房門。

「好......那......晚......安」他一副不捨離去的神情。

「晚安。」我讓他逗得害臊了起來。
「等等,我有話要告訴妳!」他要我附耳過去。
「嗯?!」我才覺狐疑,就覺得臉頰一陣暖呵呵的氣,是他親了我一記,輕輕淺淺的,
卻瓦解了我僅有的圍籬。
 

突然間,我渴望地想用我的方式來表達著對他的感情,縱然,我們的愛只有幾天;
縱然,我不清楚這到底算不算一種紀念;縱然日後他或許不會記得我們曾經共
有過的這段情節......

就這樣,我走到了他的房門前,用著前所未有的勇氣敲著門。而門開了,他一
臉激動的站在門邊。
霎時,心有靈犀成了我們共同的語言,他一把將我拉了進去,帶上了門,然後再狠
狠地將我抱在懷裡。
「呆呆,妳不該來敲門的......」他頻頻說著。

「不是每個人一生都能有這樣的機會的。」我真的這麼認為。
這一晚,我們讓愛釋放在身體的每一寸細胞裡面,全心奉獻成了我們這次相遇留下
的紀念,那將會是一種完美與純粹,因為,我們不去奢求永遠,也不計較明天誰還

愛不愛誰? 這天起,我和他一起並肩,宣誓著與時間賽跑的堅決。
所以,東奔西跑不再列入了行程,我們打算去一個可以遺世獨立的地方好好愛一
回。因此,雪霸國家公園成了見證這段戀情的教堂,而我們在觀霧的農場裡過著分秒必
爭的蜜月,滿山遍野的花卉則成了慶賀的佳賓,我和他就在最愛的山櫻花前,許著此
生都不能出口的諾言......
 

我們都愛看太陽昇起時的壯烈,那像是我和他一路走來的感覺,然而日昇日
落是循環不變,正如我和他早知在夕陽西下的前提下,織著一場淒美的戀情。
就這樣,我們謹守著約定,在往大阪的飛機來臨前的那刻前,我們依然姿態從容
地坐在機場咖啡廳裡,喝著屬於彼此的最後一杯咖啡。
 

「潔,謝謝妳給了我這麼難忘的七天......」他的語調有些哽咽。

「而你給我的,又何止這些。」我還是保持著微笑地說著,但入口的咖啡卻苦澀難嚥。
「如果有遺憾,那就是沒有時間好好疼妳。」
「可以了,我從來都不貪心。」我的感謝盡在眼底。只是這等瀟灑的話,為的是要他
安心離去,而他永遠也不會知道,其實,我多麼地想問他:今後,我們是否能再相見?
然而,這樣的話從頭至尾只能如鯁在喉,吞不下吐不出,連淚都不敢流。
上機的時間終究躲不過,而催促的廣播聲像是專門拆散人的惡棍,看著別人的生
離死別而喧嚷不休。
 

「潔,好好照顧妳自已!」突然間,他的眼框蓄滿了淚,而有些顫抖的雙手溫柔的捧住我的臉。
「你......我......」我再也無法克制地讓眼淚滴出了眼眶中,頓時我眼前一片迷迷濛濛,
而我害怕面對,日後我們都只能以這種面貌相見。再一次深深的擁抱著,然後目送
他一步一步地走向登機門前。原來,七天的戀愛會這麼悲慘,他的每一步、每一次回
首,我都聽見了心在破碎時清脆匡啷匡啷地微響,只剩遺憾沒有埋怨......
 

「潔--」突然,他轉過身,大聲對我喊著:「一年後,如果我們還有緣,我會
在第一次相遇的地方等妳的出現......」
「什麼?」我急急地想聽清楚。
「不管去哪裡,都是三點過後的那一班對號列車...」
 

這是一年前他給我的唯一的一句承諾,我不知他對這句話有著多少的把握,不過,
無可否認的,這卻成了我這一年來心底的牽掛,我幾乎每一天都盼著他能謹記著這個
約定,在下一個春天來臨的時刻裡,帶來與我重逢的喜悅。
所以,我來了,搭上了和當年一樣時間的這班列車,坐在當年靠窗的位子,而心
裡卻隨著火車的啟動漸自沉沒......
 

這時,身旁的空位有了震動的聲息,我急切的轉過頭去,卻被一位中年婦女臃
腫的軀體遮去了光線。突然,我無法忍受這般的結局,那像是一種絕望的訊息,宣叛著
我這一年來的朝思暮想全成泡影,而他,伊藤俊彥,早成了別人的丈夫,在溫柔的日
本的繾綣裡忘了我的身影......

就這樣,我無法克制地掩面哭泣,顧不了車上乘客投來的疑惑眼光。
「抱歉,妳坐錯位子了--」突然間,我聽見有人說話了,那像是對隔壁那位太太說的。

「擦乾淚吧!」我的眼前竟然遞來了一條手帕。 我搖搖頭,因為傷心是怎麼都擦不去的。
「怎麼哭了呢?我又沒跟妳搶窗口的位子坐。」

「別管我......」這話一出口,我頓時覺得他的話有蹊蹺。

「別哭嘛!我帶妳去雪霸國家公園走走--」這話打醒了我!我一抬頭,就看見了他深情款款的眼睛,

「你?!真的是你?!」我以為是夢。

「呆呆,還哭什麼?」說著,他眼底也泛了紅。
「可是,你剛剛說的是中文--」我胡塗了。

「為了見妳,我退了婚約,還啃了一 年的中文哪。」

春天的火車有著希望的夢,而我和他在這班對號快車中都有了位子
坐,也許不會海枯石爛、也許不會天長地久,但是,我們知道。我們不會後悔這樣愛過


再窮,還是要旅行     

春節來臨的前一個月內,大家見面時第一句話就變成:「過年要去哪玩?」
辛苦了一年,拿年終獎金犒賞自己或家人是道德的。休息,是為了神采飛揚
的再出發。
        有個朋友聽說我準備去義大利玩,劈頭就問:「多少錢?」
「嗯……」我在心中快速地估了預算,「至少是六萬啦!不過七、八萬應該
 跑不掉!」「嘩--夭壽啦!怎麼這麼貴!」話筒中傳來很誇張的叫聲。
「沒辦法,過年嘛!」省吃儉用攢下來的錢,就為了圓一個旅行的夢,對很
多人來說簡直不可思議。朋友又說話了,「六萬塊是很多錢呢!可以買一台你夢
寐以求的手提電腦,你不是一直很想要嗎?還有,可以買好幾台DVD哩!」
我盤算了一下:真的耶,可以買好多好多東西!
        朋友是科技新貴族,只要是新出爐的電子產品,他總是所費不貲地在第一時
間買到手,家裡滿坑滿谷的新奇玩意:投影式螢幕、DVD、編曲用的節奏處理
器……而光是電腦,他就有兩台。這些用錢堆砌的東西很實在,摸得著也看得
到,不像旅行。除了一本厚厚的相簿,什麼也留不住。
是這樣的嗎?
        旅行最大的快樂在於「逃」。逃離壓力沈重的工作環境,逃開圍繞身旁不斷
催促你結婚的家人長輩,成為一個無拘無束、自由自在、遊山玩水的閒雲野鶴。
旅行的箇中滋味,得要親自試過才算數。滿載快樂的回憶,不也是種無形的豐收?
我發現自己對有形的東西不是很看重,所以還是花掉大半積蓄去旅行。別人投資
股票,我投資旅行。我的「股利」是自我成長,和一種浮雲遊子的快樂。生活中
依舊沒有大哥大、CALL機、電腦、DVD,就連電視都是哥哥不要的二手貨
,十四吋的螢幕,小到每個來我家的客人都要問:「你家沒有電視啊?」即使被
別人當成怪物,我也不改其樂。再窮,還是要旅行。旅行不一定要出遠門,或一
去一年半載。有個朋友常開車到處跑,從事為期兩、三天的小旅行。他說每次旅
行結束,就有更多力量來面對繁重的工作,更興高采烈地為生活打拼。離家出走
,是為了調整自己的步伐。生活的步調不能只是上緊發條,遇爾也要放鬆。
         旅行,是最佳調音師,讓生命奏出更美麗動聽的樂章。
   記得在紐約旅行時,每天中午一到,我便在第五街上向賣希臘 Pita 餅的小
販,買份 Pita夾香腸,再加罐可樂,然後坐在摩天大樓門口的階梯,就著過往
路人面前吃了起來。也許是前所未有的新鮮感吧!我覺得那街頭賣的Pita 餅,比
任何衣香鬢影的五星級飯店美食都來得津津有味。
        旅行重新開啟封閉退化的感官,我彷如初生的嬰兒,睜大眼睛感受這新奇的
世界。旅行中那份逍遙自在,只有過來人才了然於心。
  有個朋友五年前就說他想去歐洲旅行。五年來只見他嚷嚷,歐洲卻始終未去
成。我問他:「怎麼還不去呢?」
「快了!就快了!」他回答:「等我存夠了錢就去!」
  我想起了兩個四川和尚的故事。兩個和尚想去浙江普陀山朝拜。第一個和尚
想多存點錢,再約個伴同行比較安全;第二個和尚想都不想,就拿著個缽到處化
緣,一邊往浙江走去。兩年後,第一個和尚還在原地踏步,第二個和尚不但朝拜
完,連人都回到了四川。你說,我的朋友像不像第一個和尚?
  錢多有錢多的玩法,錢少省吃儉用照樣玩的盡興。錢不是問題,想玩,現在
就出去走走!

摘自鄭開來之”出發”一書


我的愛

曾經你說的..不管如何..你都會愛我到永久

今天的你..卻是傷我最深的人..我真的愛你!!

 在感情的路上..我摔了很大的跤..是你讓我跌的那麼痛

你說的..這裡有九十九句我愛你..七十句我喜歡你..

這都是代表著我不能失去你.但是你卻∼∼狠狠地傷了我

    這就是你所謂的愛我嗎..

我累了...累的不想管自己∼∼‘


有人說大多數的女人,都是先愛上愛情,才愛上男人的。」妳說。
「那你是哪種女人?」我問。
「我是先愛上了自由,才愛上愛情的。」妳回答。
「我要的愛情就像放風箏,你是放風箏的人,我就是那風箏。
    風箏是屬於廣大天空的,是自由不受拘束的,
    但是,只要你需要我,一收線,我就會回到你身邊。
    只想把風箏放在身邊的男人,風箏也就不是風箏了。」妳說。

因此,愛上妳,我學會不嫉妒,
因為我不能成為妳口中「自私的只想綁住女人」的男人。
所以,我必須在看著妳和另一個男人親暱談笑時,適時的微笑。
儘管我的心已經像一條絞乾的手帕, 被擰了再擰,扭了再扭,也不敢喊痛。
儘管我的嘴角像掛了千金重的砝碼,也得費盡心力的揚起一點笑意。
然後說:「原來是妳的高中同學啊!難怪你們的感情那麼好。」
「是啊!」妳還給了我一個天使般的燦爛笑容。

愛上妳,我學會不擔憂,因為我不能成為「不信任妳」的男人。
所以,在深夜一兩點,妳終於回家時,
我不能問妳:「妳到底去了那裡?怎麼現在才回來?」
儘管我剛剛是那樣的坐立難安,緊抱著時鐘望著窗外開門又關門,
儘管我恐懼的滿腦是妳車禍血流滿地的情景,
還想著如果只是妳和男孩子玩得太晚了就好了。

但是,我只是坐在沙發上拿著報紙,對著妳笑:「妳一定累了。早點睡吧!」
謝謝妳,因為我愛上妳,我才能成為最自由的男人。

不必擔心妳會抓著我聞身上是否有女人的香水味,不必編出任何晚歸的藉口,
我可以大大方方的和過去的女朋友喝茶,
因為妳說:「男人也可以有女性朋友。」
但是我心裡卻想著:不知妳現在和哪個男生在一起?
我也可以和公司客戶應酬到深夜,
因為妳說:「我相信你,這是你的工作。」
但是我心裡焦慮著:不知妳回到家了沒?

然而,我必須記著:妳是風箏,一個自由的風箏,我不能成為綁住妳的男人。
今晚,我的車子故障了,半夜三點才回到家。
我看到了妳, 淚流滿面,焦慮不安的妳,是我從沒有見過的。
妳撲進我懷裡,哽咽地直說:
「嚇死我了,你到哪裡去了?連通電話也不打回來,
    我打電話問遍你所有的朋友,可是……」
然後妳又哭了。

我心疼地摟住妳,奇怪這些話怎麼如此熟悉,這也是我每天每天都想對妳講的話啊!
「我不曉得妳會這麼擔心。」我說。
「我當然擔心,我擔心死了,因為你是我最愛的人啊!為什麼,你從來不擔心我,
    不問我去哪裡了呢?」妳說。

我愕然了。「我以為妳喜歡自由。」
妳好委屈的望著我。
「我是喜歡自由啊!
   但是飛得再高再遠的風箏,也有想休息的時候。
   你只會放風箏,卻忘了收風箏。
   有你的支持,休息過後的風箏才能飛得更高更遠啊!
   難道你忍心讓風箏一個人孤獨的在天上飛?」
我抱著妳,突然間明白自己是世界上最傻的放風箏的人。
放風箏的自由,我現在才懂。


真愛的故事

有一個不是漂亮的女孩子喜歡上一個帥帥的男孩子
女孩子鼓起勇氣和他表明自己的心意
那個男孩子是這樣回答的

其實我對妳一點意思也沒有,可是不應付妳一下的話,
大家都以為我是個很殘忍的人,妳喜歡我的這件事讓

我覺很困擾,所以如果妳為好的話,希望妳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
那個女孩子很難過.....
她回家的時候走到一座橋,她在橋上禱告,

希望神能讓她變的更漂亮,讓他喜歡她,這是她唯一能做的事,

結果沒想要這座橋是有精靈的,精靈出現在她面前實現了她的願望,

第二天,那個男孩子就向她表白了,他說他從出生起就愛上她了,

求求她和他交往,他也己經和之前的女朋友分手了,只要她一點頭,
他保證他這輩子只愛她一個人
這本來是她夢寐以求的事,可是她卻猶豫了....
她說她考慮一下
於是她又回去問那個精靈
“這個魔法什麼時候會消失?”她問
“不會消失”精靈回答
“他會愛我一輩子嗎?”她問
“他會愛妳一輩子”精靈回答

“他會愛我一輩子........那......我會愛他一輩子嗎?”她問
“我也不知道”精靈回答
於是女孩子拒絕了男孩子......

唉....連自己的心都掌握不住,又怎麼希望能夠掌握住別人的心呢
擁有的東西掌握不住
而未曾擁有的東西,感覺起來卻又是那麼的真實
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生幸福
對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場心傷
錯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段荒唐
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生嘆息


清晨,起了個覺醒,唉…昨晚又熬夜…打個哈欠,動作遲緩的泡了杯咖啡,熱噓噓香濃的咖啡,唾了一口,倍感舒服,要要一頭的亂髮,很不想去想今天的行程,看著繁雜瑣碎的行程錄,很想把它丟掉牆角,逕自的走向音響,放音樂!讓室內更有生氣此…

眼光探索的尋找香煙,深深的呼出一口氣,沒啥思想。繼續喝我的咖啡,今天什麼都不作吧,想…他…呵∼不知現在的他,是否也跟我一樣,端坐著喝咖啡呢!隨著煙圈瀰漫在空氣中,一種期待,一種綻綻的心情浮上心頭,你在想我嗎?從沒有如此大膽的,向男人表白呀…讓我的心又紛亂,又怕受傷的全然說出,有此驚恐,怕!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愛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只是想讓你知道,又支支唔唔的不敢開口,只是靜靜的等待,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會搖動我的心,而跟著起浮,我喜歡他。但我只想在一旁看著他,不想驚動他因為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我仍繼續的接受其他男人約會,心裡總有個位置為他而留。是你直逼追問我…我的男朋友到底是誰?我要如何開口,我暗戀你好久好久了,你句句有如針刺,心好痛哦,好幾次我差點脫口而出,我知道你有女友,或許!就是你的貼體,與溫柔,讓我不知所措,總於如洪水爆發般的,我表白了…得到了你溫訊的眼光,及愛憐似的口吻,微微顫抖的說,我不會防礙你的,我只是想告訴你,如此而以…

而你也沒有否定的,想見我;又為何呢,這麼作我的心更衝動的無法自主,我怕…我會…站不住腳的奔向你,再說吧,我略思考的回答,這是沒有答案的情愫,只是單方面的愛意,美美的又帶此許清醒


看著牆壁上你送給我的一幅畫,噸時,我的眼匡絮滿了淚水…
記得你最喜歡撫摸我的頭髮,你常說,好香哦,好美的秀髮…記得我說想要改變造型,為這事你悶悶的生了好久的氣,那孩子氣的模樣,真叫我心疼又憐愛,從此我再也不提要剪髮了。你高與的跳耀,因為你怕再也撫摸不到,那一頭的秀髮,如此簡單的理由,你又笑了…我也感動的親了你的臉頰,剎時你回別了你的眼光,沈沈的注視著我,我想別過頭去但你的雙手,捧住了我的臉,深深的,深深的,像一把火般的注視著我,我…我心跳的加速,你將手放在我的腰上,略緊的抱緊了我,輕輕的,我也順式的靠近了你,你身上一股五味雜陳的味道,是叫男人味吧,我嗅著,有點熟悉的味道!你的眼光更靠近了我,像有股衝動,我不知你在想什麼,但我…心動了,臉…紅了,柔柔的你將唇貼在我的唇上,好久好久,有點空白,不知世界過了多久,漸漸的離開了我們的緊連,你說:希望我回來時,依舊是這頭長髮,我會的…我打抖擻的說著,別這樣,我更緊緊的抱擁著,我不要,尤如一棒打下來,我的世界全變了樣,就要走了,時間不知過了多久,我們都沒有言語,只是看著對方,這一出國,不知何時再見,我多不捨,相愛這麼多年,為了你的前途,我只有依附你的話。別無選擇的,長長的沙發,端坐著你消瘦的身子,帶著此許落莫的身影,喜歡你用那細長的手指,在我髮間播弄穿梭,我滴下了強忍的淚水,你罵我笨蛋,我哭的更大聲了,我不要,這樣我要好久好久聽不到你罵我笨蛋了,我不要,沒有人這麼說過我,但我喜歡你對我說,因為,你是愛我的,我的身子有此軟,有此遺憾,我知道你的選擇,縱然這是多殘酷事實,讓原本暖烘烘的室內,剎時變的冰冷,冷的我顫抖的說不出話來,而你只是用痴痴的眼神看我,有點酷,有點了解的看著我,你也不捨呀!突想的,你用你那充滿藝術的手畫了一輻畫給我,裡面有我倆的點點滴滴,我愛憐的看著這幅畫,你親自幫我掛上,之後…我倆便沈醉在繾綣裡,似乎怕世界末日般的我全然的付出,與擁有,而你也貪婪的…讓這熟悉的一刻,靜止吧…不知站了多久…我…依然很愛很愛你,不想牽絆你,所以捨得讓你往幸福的地方飛去,長髮也依舊,但今天的你在那裡呢,拾起你遺忘的外套,熟悉的味道,卻只是空盪盪的空間,沒有你好像全不對了,留下的畫,只能笑著流淚,你是否仍記得住夕陽照著長長的沙發,但身影確早己不見,我不在乎全身而退,但我在乎被愛的感覺,幾年來我思索著我倆的過去甜蜜,難到,我只是你偶爾的想念,也許這段愛對你太遙遠,我只能拘禁自己,心甘情願的,也許有一天你會來看我,也許屆時人事己非,也許你仍會想起我,也許那時你的身邊挽著的是另一個長髮女孩,而我留住的大概只有這一幅畫吧…


想見你…

時間像流水般無情的流逝…而我的心確像被一塊大石壓在原地!,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動彈不得!是我太多情,還是我太笨!沒有未來沒有留言的無法思考!只是想見…再次的盤旋在愛與不愛的空間裡!真心的想念!真情的流露!至今不變!只是愛情的街道上再也找不到你的足蹟!留下的激動!猜不透的你!仍然心動。若失的我日子變的不太一樣,少了愛你的心在身邊熨燙!有點冷!有點傷!有點遺憾!有點想見…難到在我身旁的日子這麼辛苦嗎?而精彩的部份你全都忘了嗎?只是想見…的心還是攪動著我的心!明白我倆的天空是這麼不同!但一樣的星空,你是否也在數著星星!,捉摸不定的以後,連現在都過的不好,所以想見!現在的你過的好不好!一句話在心裡說了千萬遍!還是拿不起話銅!孩子氣的你!看上了什麼樣的女子,讓你對我了無千掛!還是想見…不管是在夢裡!一顆心偷偷的哭泣,現在是否下雨,你是否淋了雨,心疼的我還是想見…拿心來換的朋友,不在傳遞你我的需要!記得你告訴我!傷心哭的時候,可以找你!但今天的你是否如同以往!可以予取你的溫柔!而地平線的那一端是否對我的感覺依舊那麼重要!是否依舊那麼好,讓我想見…的胡思亂想,不管重前以後現在我…只想見你…就是想見你…說我瘋!說我笨也好!就是想見你,只有見了你一切才會明瞭不是嗎?
空飄起綿綿的細雨,像一頭亂髮的我,有點淋濕,樹上的落葉,似乎也為我的心情而紛紛掉落,不懂!這麼多人我卻寂莫,這麼美的景色,卻靜的遼闊,小心的捲起我的衣袖,玩弄著流水的無情,潺潺的水聲,直逼著小魚兒努力的向上游…竟管小魚兒使勁的想得到流水的青睞,流水依舊無情的…究竟是為找尋什麼呢!我想破了頭,還是頭痛,此時的一聲巨響,萬物都振憾了,雷聲轟轟的打起,漸漸的溫柔的流水,變的浪花四賤,把小魚兒給捲了起來,呵~他想到她了,一定要傷心欲覺時才想起她的包容,時機真是個不可少的背景,像一面鏡子般,方裸露了自己失去的是什麼,摸著微濕的頭髮,那雙溫暖的手,竟也忘了自己曾是那麼的溫柔,片片的落葉,也似體貼的黏附在我的頭髮上,這一幕幕的過往,有點醉,又不太醉的爬上我的心稍,有點想,又不太想的揉捻著,百思不解的愛情,卻叫人又恨又憐,你在想我嗎?

常常會問,你在那裡,你卻回答我在你心裡,是呀…曾幾何時,你占據了我整個心,曾幾何時,你又悄悄的溜走了呢!像這棵大樹般,季節來臨時,落葉也淚眼汪汪的告別了…情濃終有時,靛靛的我有股衝動,想打電話給你,拿起的話筒,只傳來我在忙…唉!心有點痛,有點傷,有點不知所措,世界有點轉動,一股熱情,整個凍到了心裡,痛的撕裂,我…哭不出來,卻輕笑了一聲,坐著暖暖的石椅,噸時變的冰冷,抖擻的身子,捲成了一團,那是他嗎?在這相約的情人節裡在忙,我的腦海裡,沒有了思想,一片空白,街燈閃爍的照著,我滴下了釋懷的淚水,人影淙淙的在我眼前走過,投注了好奇的眼光,更心傷呀!無聊的逗弄著落葉,似乎是我唯一的伴,而掉落滿地落葉的大樹,也枯支支的搖晃,有多久了,沒你的呵護,沒你的溫柔,那張你眷戀的床,你總撒嬌般搶走的棉被,又淘氣擁我入懷的你,強硬又帶柔軟的每一夜,似乎也隨流水一幕幕的流逝了,我還在等什麼呢!點起一根香煙,看著冉冉的煙圈,想從中找尋什麼,看穿什麼,想當初你的熱情,叫我陶醉,你的狂猛追求,叫我不知所措,到…心花怒放,跟現在冷淡的你,尤如大樹與落葉,絕然的不依戀曾有的甜蜜,熄滅了手上裊裊的煙圈,我有點醒了。

或許這段情,曾是真的,曾是如何的甜蜜,或許現在的我是如何的感傷,但畢竟我走過了,我沒放棄,我用心的走過了,至於留下的是什麼,我也不想追問了,但過去所有的甜蜜,仍在我心頭,無法抹滅的過往,我仍痴笑著,因為真心真意走一回,是可遇不可求的,我期待一個最適當的背景,再次的綻放出我的笑容,結局不是最可靠的,過程才是最美的,伸起了懶腰,我向大地說了再見,回家睡個覺吧,明天的太陽應該是暖暖的吧。


很難愛了

沒想到,心如止水這麼多年的我,竟會再次動心了.
然而,其實我早就不知不覺陷入你佈下的溫柔陷阱中,自己卻不自覺.
一開始,我如往常一樣,像個刺蝟,偽裝起自己的感情,不輕易接受一份感情.
以致於.....我錯過太多了.
而你,也許因為曾經被我刺傷過,再也絕口不提"想追求我"

剛認識你時,只把你當成跟其他同事一樣,沒有特別的感覺.
你總是有意無意的問到….我是否有男朋友?結婚了嗎?
因此,我把你歸類在 ”油腔滑調” 的那一派,是不會有任何考慮的.
同事們也都知道你對我的感覺,總會有意無意地消遺我….而我總會不高興.
無形間,我把這股怨氣發在你身上,總對你的話….視而不見,而有意無意的拒絕了你.
人在情感最脆弱的時候,是很容易動心的,其實我一直很渴望一份戀情,可是又害怕
受到傷害,總會封閉自己的情感,而去拒絕別人.
我後來動心了,心動於你的體貼.你的關心,同時也迷惑於你的態度和感情表達的方式.
你總會溫柔的問”今天過得好嗎?”
女人再如何堅強,內心總會有脆弱的一面,我的冷冰已逐漸再你溫柔的關懷中融化了.
我的堅強外表,似乎不能用在你的身上,因為我總是被你識破我偽裝出來的堅強.
我從來沒在男生面前哭過,而你卻讓我有 ”依靠肩膀” 的感覺.如果你在我的身邊…
我真的想靠在你的肩膀上大哭….只是,你只能在電話的那一頭傾聽我的所有委屈及
不滿的心事,而你總是耐心地聽完我的訴說,而娓娓分解事理給我聽.
只要有一天沒接到你的電話,就覺得很奇怪,只是我們這般似有若無的感覺,是多麼
曖昧不明呀!你不再提出 ”想追求我” ,或許你是不想再被我拒絕了吧!
而我卻也沒有勇氣對你說 ”其實我早已經不知不覺愛上你了”
那天,我故意要幫你介紹女朋友.你卻說….你最近遇見一個還不錯的女孩子,他叫serena,
住台北.
頓時,我覺得我的心….碎了….強忍著淚水,不敢讓你看出我的心情.
或許你看出什麼…你只是哼著歌轉移了此尷尬.
有人說:當真愛來臨時,不要過份思慮,只要有勇氣,不再封殺自己的機會.
而這些我都明白,只是再如何….我還是跨不出等待的第一步.
或許,我們之間在多年以後,還是維持如此的關係吧!
雖然你曾經對我說過 ”如果不是因為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一定追我”
當時…我真的愣住了….因為我從不知道,我讓你認為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可是這麼多年來….你應該知道我並沒有男朋友.只是你不再表示了..
而我卻老是突破心防去告訴你….其實….我早就接受你了….
就因為如此 ”曖昧不明” 的關係….我們誰也不願意先去刺破….
但是….你知道嗎?
其實….我已經暗示過你很多次了….那已經是我最大的勇氣了….

以為不要接到你的電話,聽到有關你的任何消息.
那我就可以快點忘了你.
但…總是忘了自己是那種需要用很長的時間去療傷的人…
多希望不再有你的電話…不再有你的任何消息…
但…只要一想到和你單獨在一起的情景及你老是問我的意見及你所有的關心….
心就好痛….好痛…因為那對我來說….真是一種極大的諷刺呀!
從我知道你有女朋友的那天起….
你不再有任何的電話….你不再問我的意見….你也停止了所有的關心….
也許該說….是我拒絕了你所有的關心….
因為再多的關心….對我來說.都是一種極大的諷刺…
我想問….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了….
你總是告訴我.你的人生計劃.問我的意見.
那些應該是你家人.你女朋友的責任…
而我….卻什麼都不是….
我是真的很不甘心….但那是又如何….
是我自己錯過了.是我自己不懂得珍惜….不是嗎?
是我當初先拒絕了你…
只是…現在一切對我來說.都是極大的諷刺….
而你現在停止了所有的關心.又代表了什麼?
你在茫然些什麼嗎?你在猶豫些什麼嗎?
只是…我真的好恨….好恨你…更恨我自己….
多希望不要再接到你的任何電話…..也許可以讓我快點忘了你…
但又老是問上天….為什麼你不再打來了….
等到接到了你的電話….卻又要告訴自己必須用冷冷的口氣跟你說話….
我也不想如此….只是我實在無法再像以前那樣面對你了…
你知道嗎?聽見你的聲音….我的心會很痛….
而用那種口氣跟你說話……我的心更痛….
我想一個人心碎的感覺…..你是不會了解的….
而現在的我是真的更難愛了….更難去接受另一份新感情了….

當初會拒絕你….是因為無法擺脫前一段陰影….
曾經花了近10年的時間去喜歡他.愛他.等他….
到最後…連他什麼時候退伍的….我竟然都不知道…..
難道說……只是因為我對他說出了感覺…..
一個女人要向一個心愛的人表白….是需要多大的勇氣….我把最大的勇氣給了他
然而到頭來….什麼都沒有了…
因為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我不再有勇氣向任何人表白…
即使明知已經愛上了你….我仍然提不起勇氣告訴你….
當我下定決心…要忘了他….接受另一份新感情時….
卻意外得知….你己經有女朋友了….多大的諷刺呀…
因為他…我失去了勇氣…
而最後…卻是來不及告訴你….我早己愛上你了….
結果….還是什麼都沒有了….
人的一生有多少個13年….而它卻佔了我生命中的一半….
一個是因為說了……而另一個卻是因為來不及說….
而結果都是一樣……”什麼都沒有”
是不是極大的諷刺呀!
這叫我…怎麼還會有勇氣去接受另一份新感情呢?
我真的很累..很累….心真的好痛…好痛…
為什麼…我只想尋求一個終生的避風港…卻是那麼難….

從以前到我發現你有女朋友之前….
你從沒承認過 "你有女朋友" 對啦!你是也從沒否認過啦!
所以…我一直認為你沒有女朋友….才會使自己一直陷下去….

那天你情人節打來.
我問你"沒和你女朋友去過情人節呀?"
你說 "沒女朋友怎麼過?"
我說 "沒女朋友?你沒女朋友?"
你說 "對呀"
我說 "你女朋友不是叫Serena嗎?"
你說 "已經分手了"
我說 "分手了?什麼時候分的?"
你說 "過年前"
我說 "為什麼"
但….你並沒有回答我….

我更加茫然…更加亂了…
這算什麼?這又代表什麼?
為什麼老天爺這麼折磨人….
當我已經在盡力的想辦法要快點忘了你….
卻又是如此的結果的發生…..
而你不會又像以前一樣常打來吧
而我們又一直不說….這樣下去….我真的會瘋掉….
我已經沒有多少青春可以跟你浩下去了….
而我總是一再的心軟….
想想….我真的可以只把你當朋友嗎?
我近來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也許….你對我…真的只是把我當朋友而己….
而今後…我不會再像以前一樣用那種口氣跟你說話了….
當然也不會再像前陣子用冷冷的口氣跟你說話了…..
我應該要適著用普通朋友的角度去和你說話吧!

自從知道你和你女朋友分手後….
不知不覺中,似乎對你防衛的心因此而鬆懈了下來….
曾經告訴自己…在你還沒說明白前…..
絕不再對你投下任何感情的….也不再像之前一樣對你….
只是….這一切似乎是己騙自己….
我又再度陷下去了….
我近來一直再想….
也許….你只是一直把我當成一個朋友而已…..
而…..現在的我…也一直告訴自己…調適自己….把你當成一個普通朋友….
有人說"因為有愛,所以不能成為朋友"
我也一直這麼認為的….
但是又覺得….我和你之間雖然一直有一種默契存在….
但有時候….又似乎覺得我們之間很遙遠….
而我們誰也不願意先去戳破那尷尬….
也許…你也認為….我們之間還是當普通朋友會維持比較久吧!
只是….這一切對我來說…似乎很難…很難…..
可能要花很長的時間去調適….

看了一篇又一篇的愛情故事…..
好似所有的愛情故事都在提醒自己….告訴自己….
幸福是要自己掌握的…而很多遺憾的發生…在於沒有說明白…來不及說明白….
因此不管結果是如何…一定要即時告訴對方自己的感受…
給自己機會也等於是給別人機會
只是…..這些道理我都明白…..
但是…..縱使我聽了多少類似那樣的故事……
我仍是跨不出那一步…..
或許吧…..我的那傷口還沒癒合
叫我又在那個傷口上灑鹽……真的是很痛耶…..
而被動的等待…..我又得到了些什麼….

那天,你要邀約我.
心想….你又在想什麼了….你到底又把我當什麼了…..
一想到曾經和你單獨在一起的情景….心就好痛喔!
人家說…..錯一次是傻….錯二次是笨….錯第三次是活該
我已經傻過.笨過了….
我怎麼可能又會讓自己再變得那麼不堪呢?
我怎麼可能還會再跟你單獨出去呢?
在你還沒說明之前….我是不會再有所表示了….
也許….我們會一直維持像朋友的關係吧!
也許….我的未來不是你吧!
也許….你一直只把我當成朋友而己吧!
也許….你認為我們不適合吧!
也許….我生命中的真命天子出現後….
我就會忘了你吧!
也許吧!

愈來愈感覺我們之間…..有緣無份
我總是和你很有默契….
跟我正在想打電話給你時…你就打來了….
而我有預感….你今天不會打來時…你就沒打來了….
只是….這些對我來說….都只是….多餘的….
我總是猜不透你的心…..
再這樣下去….我真的會愈陷愈深…
也許我真的離開公司的時候….
我會真的親口問你….
你是不是真的曾經喜歡過我….
也許….我的第二次勇氣會用在你身上….
但如果….結果是….你否決一切時….
我想….我是真的很難愛了….

你真的很聰明…因為你都知道我的弱點,且能捉住我的弱點.
你總有辦法讓法讓我對你心軟.
就因為如此….我總是擺脫不了你的關係.
而同事竟都還以為我和你已經在交往了….
而面對你….真是我最大的折磨…
何時才能讓我看清你呢?

一直以來,我常在想…我和你的關係…也許是我的錯覺…是我自己太敏感了….
可是經過了今天…Tina接了你的電話後….她說:她終於能夠體會我的感受了….
彷彿才確定了這一切….不只是我的錯覺.也不是我太敏感了….
而你卻總是撇清我和你的關係.
3年多了…一直是如此….
而到今天…我才發現.公司的人竟都以為我們已經在交往了….可笑吧!
Tina說,她和她男朋友交往3年多了…也說將來不會有結果….
但致少他們曾經擁有過….
而我呢?跟你也3年多了….如果將來沒有結果….
卻也不曾擁有過什麼….
真的很諷刺吧!

小愛


愛人好累

三年了,還是無法把妳忘記,午夜的音樂總是讓我一再的想起,想起那一天的一切....
.........
子倫拜託妳不要哭了好不好,妳知不知道,一顆心分兩頭很難受的,妳告訴我到底發生
什麼事好不好?從電話那端傳來的,只是妳哭泣聲,不久妳回了一句話『我不想活了』
我急忙的趕上台北,找到了妳,妳一見到我,馬上跑過來抱住我,我知道妳現在最需要的
是一個寄託,我不再問妳只抱著妳看著妳慢慢的睡去,就這樣一直到天亮.
隔天我問妳發生什麼事,妳說看到前任的男友和別的女人親吻,我不知如何再問下去,
只能裝做不在乎的表情,再把話題帶開,也許是我太在乎妳,但心裡卻不能不去想,妳
還愛我嗎?我開始起了?號,短暫的停留天也黑了,妳說要送我到車站,我說妳多加件
衣服不然會著涼,往車站的途中好像重回到初戀般的感覺,看著我送妳的圍巾我覺得
好開心,我順手想把圍巾弄好,這時才明白一切的真相,原來圍住的不是妳的人,
也不是妳的心,圍住的只是一個『謊言』.....
在車上我頻頻的回想,這一切都是我在欺騙自己嗎?而我又在奢求什麼?我真的不明白
好累...真的好累...........
一個月後妳來了電話,妳只說了一句『我結婚了』,我沒有回答什麼,只是祝福妳們
我想我能給妳的也只能這樣,我好想對妳說~~~~『愛人好累』真~~的~~好~~累

             像迷路在荒野的星星也沒有出現,夜太黑看不見明天
         妳堅決想揮別除了抱歉其他全省略,甚至我問的理由都被拒絕
             我拉著妳望著妳欲哭無淚,妳淡淡的冷冷的那麼絕對
             話越說越讓自己顯得狼狽,人何苦要愛到自尊都被摧毀
             我抬頭看低頭想欲哭無淚,妳飄的心散的愛在風中飛
             我忽然間放開手再無所謂,跌坐在街頭覺得愛人好累

          今晚的夜裡,聽著這首歌又再度的想起妳,無法忘記
          只因妳已深深的住在~~我~~心~~裡.............

今夜之風


感覺不到你

有時~~那種感覺又再度的出現,是甚麼呢?我也不知道,像是一種酸酸的又有一點甜
酸與甜夾雜在一起......
妳說不在乎別人的看法,卻只在意我的想法,看著妳的笑容我就覺得好甜,妳總是
要我多陪陪妳,但我卻為了工作一再的忽略了妳的感覺,漸漸的妳的電話少了,妳
的笑容不像以前那樣的甜,我想應該妳也很忙吧!那天和朋友去聚餐有人告訴我妳有
了另一個(他),我以微笑來當做回答,因為我相信妳
直到那天我在摟下看到(他)的出現....以及那抱著妳的雙手
我傻了,原來我一直在欺騙自己來相信妳的愛,我一直的問自己是否給妳太多
還是....給妳不夠
我想問個明白,當我出現在妳面前時,我想進入妳的心卻好遠好遠,妳對我說我還愛妳嗎?
我心裡好氣有了另一個(他)還要問我愛不愛妳,我說了反話『我不想再愛妳』
妳居然回答(沒關係),我好氣於是說了聲再見便轉身離去,當我急於離去時
一台急速而來的車子衝向我.....
過了不久我醒來發現自己以經在醫院,我身旁坐了一個人,居然是(他)
(他)對我說:你一定很討厭我吧!我告訴你好了我是靖兒的表哥,
你知道剛剛發生甚麼是嗎?當你快被車子撞時,靖兒從你後面推了一把
而她.....現在在加護病房,在途中她一直喊你的名字,她真的很愛你,
希望你能明白.....
我好恨阿,為何我總是不懂妳的心,我好想去看妳卻沒有辦法,天呀
你為何老是要跟我開玩笑,我求求你...我..求...求...你
(他)遞給我一封信,說是之前靖兒寫給我的,我馬上打開來看.....

世杰也許我倆都太在乎自己,所以忘了開始的甜蜜,我好喜歡你剛認識我的那段日子,
而沒有你的日子,我總是回到那段回憶裡,以及我們所到過的地方,是欺騙自己也好
是安慰自己也好,因為在那裡可以看到快樂和.....當時的你
你說過無論如何每晚都要唱情歌讓我聽,我卻只能在夢中與你相會,
我真的在乎你,在乎你陪不陪我,在乎你打不打電話給我,在乎於超過自己的在乎你
有一首歌,我想讓你聽,我把歌詞寫在這
                         
                             感覺不到你

               我怎麼感覺不到你 曾經你就是我的空氣
              因為你的愛 我才呼吸 我怎麼感覺不到你
          你說過相愛的人有默契 所以你的沉默 也變成了愛情
               我們的問題在於你 若遠若近的距離
               在於我對愛情的還不卻定
        在每個執著等待的夜裡 如果你願意 我可以堅持著不哭泣
        I wanna bring you into my heart 我是否還是你的唯一
            別再讓這樣的傷痛再繼續 別讓我真的感覺不到你
    我怎麼感覺不到你 你說過相愛的人有默契 所以你的沉默 也變成了愛情

如果還能回到從前我真的好想回去,我好想回去........

三天了,看著妳躺在病床上我好難過,我不知所措卻只能靜靜的陪著妳
看著妳漸漸的我發覺到,原來妳一直在我身邊,我卻......
我想帶妳再度回到從前,和妳去看星海還有看雪還有..還有妳最喜歡的花海
妳醒來好不好....妳醒來好~不~好

作者的話:這一篇文章是我一個朋友的朋友所發生的,據朋友說
世杰現在住在南投的某山上而靖兒呢?就不知了
不過有個女孩和他住在一起,是不是靖兒就由你們的心去定吧!

今夜之風


喜歡一個人
可以讓自己變得很認真
生活找到了重點
開始有理由為自己改變
變得有精神

喜歡一個人
可以讓他飛得很自由
但偶爾累了
卻又可以休息得很安穩

喜歡一個人
想讓留著的加熱包保有餘溫
冀望著這一季秋
只想付出的心 不再那麼寒冷

喜歡一個人
心要變得更安份 更誠懇
不必期待能收到多少分
只在乎自己是否付出得完整

喜歡一個人
把心情調到冰點
要能受得起
即使你只是朋友的問候
卻相應不理的冰冷

喜歡一個人
往往對方就是看不到你的真誠
反而連累身旁的朋友
替你擔心
為你傷神

喜歡一個人
就該懂得該走的時候
應該要帶著微笑
給予祝福
另一個人讓他有幸福的人生

喜歡一個人
也要能離開這個人
別自以為只有你才能給快樂
到處都是想給幸福的人

即使你已淡然處之
發出決定只是默默當好朋友的心聲
當他認定你只是給壓力的人
你的存在只是多餘的靈魂
一切也只能等他的想法再次改變
那怕你被傷得很深

其實喜歡一個人
也該了解
加熱包的溫度失去了就該丟了
那怕今年的冬天特別長..會很冷...
喜歡一個是多美好的..
哪怕只是一個回憶,也值得懷念...
那甜甜的...............


愛不是義務

昨夜,掛上電話,和你一如往常的互道晚安後
躺在床上,頭然覺得少說了一句....很重要的話...
我爬起來又撥了去..聽的出你是有些詫異的..
我沒頭沒腦.彆扭又笨拙的輕輕的說了句
「我有件事想告訴你」
我想不出更好的開場白,只好平凡又實際說明來意,
你聽的出我的認真,於是一向多話的你換上了難得的靜默。
「我覺得我們是不同的個體,也沒血緣關係,你對我是沒有義務的,...所以...所

以...」
隔著話筒,不自主的緊張開始瀰漫,我幾乎尷尬的說不下去...,而你也沒接話,
我猜,你也是不得已的屏息等待吧!

「所以...謝謝你愛我」我費盡力氣的一字字說完。
你笑了,還是誇張的大聲,又來了,你一向如此..似乎還有些嘲笑我的傻氣,
不過你總是善意的....這我也知的。
「我接受你的謝謝」你說。
「我們能相愛...是很難能可貴的,因為你,所以我有責任,
畢竟你本來有機會去擁有更多幸福的,可是你卻把那次機會給了我,
我對你的將來是有很多壓力和責任的,
可那些壓力和責任卻讓我生活更積極更務實,所以...我也要謝謝妳」

「嗯」我一時間不知如何回應, 只好嗯了一聲...但..心裡是很踏實的。
我們再次互道晚安,這次,我很安心的睡了。

可不是嗎!沒有人的愛是對自己有義務的,
即使是我們的父母,
我們太常把這樣的愛這樣的好是做理所當然,
情人節送花...應該的
上下班接送...應該的
生病時照顧...應該的
傷心時安慰...應該的
甚至忍受我們突如其來的情緒..更是應該的
而其實,沒有任何一件事是該被看做..
應該的多體會對方的付出吧, 真正相愛的人是彼此善待對方的。

有一次,我問他「如果哪天我們感覺沒了怎麼辦...」
我擔心,怕愛情消逝的太快...
他還是笑了笑「我們不只有愛情的..還有恩情」

是啊!就像我朋友弄不懂她老爸為何可以愛她老媽這麼久,
相親總讓她覺得沒有愛情,
直到長成23歲那年終於開口問了他老爸...
「有恩情啊!那會讓你很自然的在任何時候想到對方..」
所以他們老夫老妻甚至還會在夜晚一同去吃肯德雞在去看各午夜場。

雖然和他只有一天一通的電話,
但我珍惜著也感謝著,
畢竟,誰會在大半夜打這通電話關心你呢?
愛情,不要太盲目...會苦的。
別花太多時間看彼此,一同看向前方才有幸福的可能啊!!
偶爾,也謝謝那個陪著你走的人吧!


昨夜,掛上電話,和你一如往常的互道晚安後
躺在床上,頭然覺得少說了一句....很重要的話...
我爬起來又撥了去..聽的出你是有些詫異的..
我沒頭沒腦.彆扭又笨拙的輕輕的說了句
「我有件事想告訴你」
我想不出更好的開場白,只好平凡又實際說明來意,
你聽的出我的認真,於是一向多話的你換上了難得的靜默。
「我覺得我們是不同的個體,也沒血緣關係,你對我是沒有義務的,...所以...所

以...」
隔著話筒,不自主的緊張開始瀰漫,我幾乎尷尬的說不下去...,而你也沒接話,
我猜,你也是不得已的屏息等待吧!

「所以...謝謝你愛我」我費盡力氣的一字字說完。
你笑了,還是誇張的大聲,又來了,你一向如此..似乎還有些嘲笑我的傻氣,
不過你總是善意的....這我也知的。
「我接受你的謝謝」你說。
「我們能相愛...是很難能可貴的,因為你,所以我有責任,
畢竟你本來有機會去擁有更多幸福的,可是你卻把那次機會給了我,
我對你的將來是有很多壓力和責任的,
可那些壓力和責任卻讓我生活更積極更務實,所以...我也要謝謝妳」

「嗯」我一時間不知如何回應, 只好嗯了一聲...但..心裡是很踏實的。
我們再次互道晚安,這次,我很安心的睡了。

可不是嗎!沒有人的愛是對自己有義務的,
即使是我們的父母,
我們太常把這樣的愛這樣的好是做理所當然,
情人節送花...應該的
上下班接送...應該的
生病時照顧...應該的
傷心時安慰...應該的
甚至忍受我們突如其來的情緒..更是應該的
而其實,沒有任何一件事是該被看做..
應該的多體會對方的付出吧, 真正相愛的人是彼此善待對方的。

有一次,我問他「如果哪天我們感覺沒了怎麼辦...」
我擔心,怕愛情消逝的太快...
他還是笑了笑「我們不只有愛情的..還有恩情」

是啊!就像我朋友弄不懂她老爸為何可以愛她老媽這麼久,
相親總讓她覺得沒有愛情,
直到長成23歲那年終於開口問了他老爸...
「有恩情啊!那會讓你很自然的在任何時候想到對方..」
所以他們老夫老妻甚至還會在夜晚一同去吃肯德雞在去看各午夜場。

雖然和他只有一天一通的電話,
但我珍惜著也感謝著,
畢竟,誰會在大半夜打這通電話關心你呢?
愛情,不要太盲目...會苦的。
別花太多時間看彼此,一同看向前方才有幸福的可能啊!!
偶爾,也謝謝那個陪著你走的人吧!


暗戀最美

再次看到他時,已經是心情平復後的多年了。他依舊單身,而我亦單身。
他從來不知道我曾經喜歡過他,那種莫名的喜歡足足困擾了我四年。我告
訴自己他哪裡好﹖他沒什麼特別好,除了賭博的大缺點,其餘都無異於一
般的男人。

第一次見到他是在一場婚禮。他成熟的外表和處世擄獲了我青澀的少女心
,我第一次嚐到愛的感覺,那種酸酸又甜甜的感覺幾乎讓我無法自拔。一
向不相信一見鍾情的我,居然會一腳踩進泥沼,而一陷就是四年。

我知道他從來沒有正眼瞧過我,而我也明白看起來外表平凡又乖巧的我不
是他那樣的男人所會喜歡的。我突然很懷疑自己是不是愛上他的壞,他的
玩世不恭,他的浪蕩不羈,這些都是一向循規蹈矩的我無法做到的。

我很慶幸我從未表達我的愛意,他的賭博成性讓我望之卻步,我清楚的知
道這樣的男人並不適合我,我沒有那樣偉大可以去改變他深陷不拔的壞習
慣,但是我知道自己對他還是有感覺的,這種心裡的化學變化是我無法控
制的,我只能將它深深的埋藏在心底,偷偷地祝福他。

其實,這樣的暗戀感覺也不壞,好像是霧裡看花,那種朦朧美比實際的美
想像空間大多了,也浪漫多了,也許有人會遺憾沒有吐露愛意,而我卻認
為暗戀最美。


<累了>


累了~我真的累了~

我現在的心情剩下的只是無耐~加上寂寞

你那溫和的眼神

總是在我心中不斷的浮現出~我只想說"我真的愛你"..............

那天~

是一個輕爽的天氣

當時那只剩下了我們兩個,

在談論中我隱隱約約的感受出你的溫柔,

你在半開玩笑的當中,

告訴我"你愛我"~~

而我卻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怪你在胡說.

如今,你走了~

我後誨了~

我怪我為何不早點愛上你~

我怪我為何不早點發現你~

我每天都在作夢,

我期待著~

有一天你以溫和的口氣告訴我~

"我們一起去約會吧!"~~

我妄想這一天的到來

雖明知道不可能

但我仍然抱著一絲絲的希望

我真的想告訴你

"我愛你"....................................

藍天


       我和她認識已經一年兩個月零二十六天了,記得去年的情人節晚上,我和朋友就在那間PUB認識她的,
初次見到她就好喜歡唷!其實我從未不相信一見鍾情,但是她讓我相信不是因為她的漂亮 ,也不是因為她的突出,
而就是那一種感覺,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一種可以為了她,什麼都可以放棄的感覺,
終於我鼓起了勇氣約她出來吃了第一次飯,之後兩個人就開始交往,
她比我小六歲,很愛玩,而我是一個上班族,
她是一個夜貓子,兩個人在不同環境下的一對戀人,
說真的感情可以談的天長地久 ,我真的也不相信,於是兩個人就在吵吵鬧鬧中過了一年
,其實我覺得我真的很愛她,我可以包容她做任何事,我疼愛她,
只因我一直深愛著她 , 而害怕看到她受到任何一丁點的委曲 ,
而我們就在這種環境下相處下來了 ,
直到最後,我發現她開始嗑藥了,到酒店舞廳上班,只為了購買毒品
,我愛她,卻又不敢說她,終於我們在一次的人潮中分手了,我實在想不透,難道她感覺不出來,我不夠愛她,我不夠疼她嗎?
我為她所做的一切都還不夠嗎?
我愛得崩潰了,從小到大,我一直是父母親目中的寶貝,我這輩子從來沒有被人傷的那麼深過,
只有她,我曾經自殺過,但是被我的家人救起來了,為了她,我整整消沉了一個多月,
我開始放棄了自己,最後,又搞到被家人送進了醫院,最後被醫生判定為精神分裂,我從來沒有怨過她,也沒有恨過她,
因為我知道必竟她喜歡的人不是我,她之所以會和我在一起,只因為我對她好,我常常在想,難道愛一個人有錯嗎?
但是我始終得不到一個很好的答案,最近她又打電話找我了,她告訴我,其實她還是愛我的,
 她想回到我的身邊,只是我真的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她了,
其實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我真的覺得好開心喔!那種和自己一生最愛的女人相知相守,直到白頭,
已經是我夢寐以求的事了,但是我卻也很害怕,如果她再一次離開我的時候,我又該如何呢?

阿智

心情故事小說站所有圖片,文章皆不開放轉載,轉載必究